• 注册
  • 查看作者
    • 绝世高手

      明朝末年,弋江古镇出了二位象棋高手,是兄弟俩,老大人称“活棋圣”,老二人称“棋胜天”,您瞧,人家这名头多亮!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兄弟俩仗着棋艺高超,开了棋院,专吃“棋饭”。他俩给棋院立下了一条院规:逢棋必赌,不赌免弈。几年下来,兄弟俩杀败了无数慕名而来的各地棋手,赚取了很多的银两,从未失过手。

      这天下午,兄弟俩正懒洋洋地靠在花厅里的太师椅中,和当地的几位士绅喝茶、磕瓜子,东扯葫芦西扯瓢。忽然棋僮进来禀报:“两位老爷,门口来了位小姐求见,说要找老爷下棋。”活棋圣抬了一下眼皮,挥了一下手:“打发走,说我不教棋。”棋僮领命出去,不一会儿又回来禀报:“那位小姐不肯走,说她是来赌棋的,还说希望老爷不要自坏棋院的规矩!”活棋圣一听乐了:“那就让她进来吧。”一会儿,棋僮便领着一位年轻的姑娘来到了众人面前。那姑娘看样子只有十五六岁,衣着朴素整洁。活棋圣自然很看不起她,出口道:“叫个啥名,小姑娘?”那姑娘不卑不亢地答道:“本姑娘姓陈,家住宣州府,自幼跟爹娘学棋,最近三年未遇对手,听说贵院的两位院主棋下得不错,今日特来会会二位,想必您就是活棋圣吧!”又冲棋胜天一抱拳:“这位想来就是棋胜天咯!”一席话早把一旁的棋胜天气得吹胡子瞪眼,心想:这位是哪家的黄毛丫头,怎么这么不知天高地厚!但人家是来赌棋的,算是顾客,所以不便冲她发火,只好气哼哼地说:“这儿下棋可是五两银子起注!”

      陈姑娘眉眼一挑:“我押五十两银子!”说着展开一张银票。

      活棋圣想:注还不小哇!乐得捡个便宜!就吩咐棋僮打开棋室,又吩咐棋胜天:“你陪各位仁兄喝会儿茶,我去就来!”说完就走向棋室。

      谁知陈姑娘喊了一声:“慢!刚才我说过了,今天我是来会会'二位'的!”

      活棋圣停下步,哑然失笑:“怎么?姑娘想一人下俩?”

      陈姑娘说:“那当然,不过要用两间棋室,你俩不能凑在一起商量!”

      棋胜天早就憋不住火了,只见他脸红脖子粗地吼道:“小丫头,好不知天高地厚!”

      陈姑娘却轻轻一乐:“那就看二位敢不敢了!”

      活棋圣冷笑道:“小姑娘,你这样胡闹,传出去,不知情者还以为我兄弟二人欺负你一个小丫头呢!”

      陈姑娘道:“无妨,愿赌服输!”

      话说到这个份上,活棋圣和棋胜天再也无话可说了,何况开棋院本就是为了赚银子,有银子赚,何乐而不为呢?在分头进入棋室之前,活棋圣就吩咐棋僮:“去叫厨房温几壶酒,呆会儿我请客!”分明要效仿关公温酒斩华雄嘛!

      第一棋室里,活棋圣执红先行,第二棋室里,棋胜天执黑后走。陈姑娘来往穿行,左右开弓。下着下着,第一棋室里,活棋圣就托起了下巴,第二棋室里,棋胜天竟瞪圆了眼睛。棋越下越慢,到后来,两兄弟俩的汗都下来了,陈姑娘却仍轻轻松松。

      酒温了又温。每温一回,棋僮都冲棋室里喊:“老爷,酒热了!”活棋圣没好气的说:“等会儿!” 花厅里,几位士绅等的着急,就议论开了。这个说:“怎么还没下完?”那个说:“看来这陈姑娘不简单,活棋圣和棋胜天今天算是遇上克星了……..”

      酒热到二十二回时,第一棋室的门开了,活棋圣疲倦地走了出来,面带微笑地冲大家抱抱拳:“让各位久等了!”显然他赢了棋。陈姑娘一言不发,转身进了第二棋室。工夫不大,第二棋室的门也开了,陈姑娘满面春风地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出来的棋胜天则垂头丧气。活棋圣一见急问棋胜天:“结果如何?”棋胜天的声音小的像蚊子:“输了。”众人吃惊地张大了嘴,而活棋圣再也顾不得颜面,猛地吼道:“二弟,你往日的威风哪去了!竟败给一个小丫头!”

      陈姑娘冲众人一抱拳,笑盈盈的说:“今天二位的棋下得果然不赖,一胜一负,算是与我打了个平手,输赢相抵,两不相欠,告辞了!”说完,迈步走了! 棋院门口,一辆马车载着陈姑娘疾驰而去…….

      花厅里,活棋圣和棋胜天尴尬得恨不能马上找条地缝钻进去。

      不用说,兄弟俩今天的跟头栽大了—二位四十多岁的棋坛前辈居然被一个刚出茅庐的小姑娘杀了个一胜一负,不是输多了么?还有脸当“平手”么?以后还能在江湖上混下去么?众士绅见状,纷纷摇摇头走了。那摇头的意思分明是说:“不过如此啊!怎么就敢号称'活棋圣'、'棋胜天'呢!”

      众人离开后,活棋圣把棋胜天骂了个狗血喷头。末了,两人越想越不对劲,就进入棋室复盘。复着服着,两人发现分别与陈姑娘下的那两盘棋其实只是一盘棋:兄执红,弟执黑!陈姑娘只是以兄之矛攻弟之盾,又以弟之矛攻兄之盾而已!反过来说,这盘棋从一开始就注定只有一种结果:活棋圣和棋胜天一胜一负。活棋圣长叹一声:“二弟,我错怪你了,我们都人家当猴耍了……”

      活棋圣的话一点儿也没错,陈姑娘这次确实是有备而来。 原来陈姑娘是宣州人氏,自幼跟随母亲修习琴棋书画。其父也迷下棋,喜结交此中高手。三月前,陈父去弋江镇采购布匹,顺道去了一趟慕名已久的“活棋圣棋胜天棋院”。他原来打算与两位交个朋友,切磋切磋棋艺,但没想到被棋院的规矩碰了个钉子—不赌免弈。于是只好约定五两银子一盘地赌起棋来。活棋圣、棋胜天轮番上阵,加上棋艺高超,心狠手辣,竟连赢了二十盘,把陈父的一百两采购布匹的货款赢了一干二净,末了两人还丝毫不留情面地讥笑了陈父一番。陈父又羞又气,回到家就病倒了。弄清了事情的原委后,疼父心切的陈姑娘暗暗发誓一定要替父出口气,教训一下棋德败坏的活棋圣和棋胜天!但凭实力,自己肯定不是他俩的对手。怎样才能做到棋高一着呢?陈姑娘想了一夜,终于想出了一条妙计,然后说服了爹娘,坐在马车直奔弋江镇……

      那天,在第一棋室,活棋圣下了第一着后,执黑的陈姑娘并未立即应着、而是转身进了第二棋室,走了和活棋圣同样的第一步棋,等棋胜天应了第一招后,陈姑娘又立即回到第一棋室,把棋胜天应的那一招照搬到了第一盘上…….如此往复, 陈姑娘巧妙地穿针引线,让被蒙在鼓里的兄弟俩互相厮杀起来…….而自己只等坐收渔利—不管你俩棋艺如何高超,反正我是一输一赢,而这个结果对那兄弟来说,则是无可挽回的失败……

      陈姑娘下完棋,赶回家,把下棋的事一说,陈父的病当场就好了。

      而活棋圣、棋胜天虽然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但已经太晚了—能承认自己被那位十五六的陈姑娘耍了吗?那简直就是要了他俩的老命! 兄弟俩再也无颜面继续开棋院,只好关了门,改做生意去了。

      未知
    • 0
    • 3
    • 0
    • 272
    • 榆木左手下棋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左手下棋 自相残杀,呵呵
    • 0
      支持分享
    • 0
      写个文章,看的人少啊?棋友们多来论坛逛逛哟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